幾個月前,因70萬元政府“白條”而返貧的河南“紅燒豬蹄店”老闆,還有力氣爬到自家二樓屋頂打橫幅催債。今天,不到60歲的江蘇農民莊恆銀連站起來的行動能力都不具備了。從2003年起,因自家開的飯店被村幹部吃關了門,莊恆銀帶著白條到3個村的村委要賬,一直要到癱瘓也沒人答理。
  揚子晚報昨天報道說,在當地論壇爆料後,鎮政府終於有回應了,承認近2萬元的白條是3個村的“原村幹部”打的,現在鎮里已聯繫上當事人,並由所在村將欠款結清。
  既然由村裡結欠款,說明這3個村的幹部是“因公吃飯”;既然吃個飯還要打白條,說明這3個村窮得有些揭不開鍋了。但是,再窮不能窮了幹部的嘴。於是,你倒你飯店的閉,我打我幹部的條。這種硬實力,一般的小老闆,跟咱村幹部簡直沒得比。
  2003年前後的2萬元不是個小數目,並且即便今天還給莊恆銀多少,都補償不了當年40歲的創業好時光,更補不回潦倒的家境和被困境撂倒的身體。莊恆銀與其當初開店養饞了這批村幹部,還不如養豬來得實在些。
  昨天另有一則來自南方都市報的報道,說的是廣東一位60多歲老人梁先生與政府債務上的事。20年前,梁先生承接珠海市紅旗鎮國營糖廠一項目,工程款149萬餘元,除了20萬預付款外,剩下的100多萬再無音訊。經多次催討,鎮政府約定每年償還約2萬元,需50多年才能還清。
  這就是說即便紅旗鎮政府的一屆屆領導再怎麼重信用守合同,梁先生想拿到全款,也得有活到120歲的命。梁先生於是將紅旗鎮政府告上了法庭,紅旗鎮有關人士說,鎮政府欠債較多,選擇每年還2%是無奈之舉,除了梁先生,不少債務人都是按這種方式來還款。
  梁先生法庭逼債,最後以“2015年6月30日前分四期還清欠款”的裁決而告終,算得上是將損失控制在了有生之年。
  幾起官民債務,實在應該“感謝”那些負債纍纍的村鎮政府沒有賴賬,欠的債,該還的還了,但是,這些幹部欠給百姓的感情債,欠給黨和政府形象的折損債,卻是永遠還不清的。就像這些一二十年前的欠債總額,今天同等數目的購買力已與當年無法相提並論一樣,這些村鎮幹部在民眾心裡的公信力,同樣也回不到一二十年前。人們在這些沒錢硬吃的飯局上、沒錢硬上的工程中,看到的不僅是財政的透支,更是黨和政府公信的透支。
  不該倒閉的飯店倒閉了,而一些村鎮幹部用一張饞嘴,撐飽著自己肚皮之後,將基層組織折騰出一副倒閉狀;在用一筆筆欠債硬撐著自己官場政績之後,將政府折騰出收拾不凈的負資產,留給社會一個怨聲載道的負形象。
  只有在豬蹄店老闆、在癱瘓的莊恆銀、在差點需要活到120歲才能討完債的梁先生的現實際遇上,才能感受“蒼蠅”對於損害黨群關係、政府與民眾關係的危害等同於“老虎”。對於用欠賬讓百姓“破產”的白條村鎮,要麼把這樣的領導班子的權力“凍結”起來,要麼讓這樣的村鎮先“倒閉”起來。讓白條村鎮破產,總比讓百姓破產、讓黨和政府的形象破損,代價來得小多了。
  (原標題:讓“白條村鎮”先倒閉起來)
創作者介紹

fp26fpzj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