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杭州9月29日電 (見習記者王逸飛)上市央企、國企的巨額招待費,曾一度是外界關註的爭議話題。而自去年中央八項規定實施後,最吸引外界眼球的上市國企招待費,自去年起亦逐漸下降。
  業務招待費,在會計科目表中指的就是企業出於生產經營合理需要而發生的應酬費用,包括了商務宴請、工作餐支付、贈送紀念品開銷、參觀開銷、商務客人接待以及相關的住宿和通勤費用等,即俗稱迎來送往、吃喝送禮等費用。
  9月,浩浩蕩盪的A股上市公司半年報披露剛剛偃旗息鼓。中新網記者對浙江25家上市國企半年度報告進行梳理髮現,21家公佈相關數據的浙企,上半年業務招待費總共花費12903.24萬元,較去年同期下降了兩成,其中,有公司招待費同比下降超過五成。
  3家公司招待費過千萬
  記者查詢的25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均地方國資委或國資委。其中,杭州解百、寧波熱電、小商品城與海康威視4家企業並未對“業務招待費”內容進行明確披露。民豐特紙只披露了其銷售費用中的“業務經營及招待費”,並未披露管理費用中相關內容。
  2014年上半年,21家披露了相關數字的上市公司,“業務招待費”數額總計為12903.24萬元,這一數字比去年同期的16400.84萬元,縮水了3497.60萬元,減少21.32%。
  21家公司中,仙琚製藥今年上半年銷售費用中“業務招待費”為1758.44萬元,管理費用中業務招待費為347.59萬元,數額位居榜首,而去年同期該公司兩項費用分別為1858.85萬元和407.90萬元。
  仙琚製藥前身為仙居製藥廠,目前為國內較為知名的甾體藥物生產廠家,下屬有台州仙琚藥業有限公司等12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目前,仙居縣國有資產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有公司21.55%的股份,為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
  此外,菲達環保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中“業務招待費”也達到了1200萬元和740萬元。而單從管理費用中的招待費來看,英特集團以1291.53萬元位居首位,而去年同期其業務招待費數額為1502.29萬元。
  除上述3家公司外,其餘上市國企上半年招待費用均未超過千萬。其中,數額最少者是浙江東日,其前兩個季度招待費總額為20.92萬元,而其去年同期則只有17.13萬元。
  延續去年的普降勢頭,此次21家公司中有18家上半年招待費較去年相比成下降趨勢。其中,浙能電力上半年招待費為731.13萬元,比去年劇減52%,寧波海運今年86.50萬元的招待費、差旅費也比去年的163萬元同比下降了近五成。
  而在招待費攀升的公司中,除之前提到的浙江東日外,還有寧波富達(385.09萬元,增13%)、升華拜克(412.09萬元,增23%)。
  招待費合規重在內部管理提升
  招待費問題之所以引人關註,無非是其背後所隱藏的公款吃喝問題,在外界眼中,這一直是個老問題,尤其是國有企業自主權大,業務往來多,更是難以控制。
  而值得註意的一個現象則是,當前在全國範圍內,包括上市國企在內,上市公司的業務招待費逐漸走低,已經成為趨勢。
  根據相關統計,上一年度1720家上市公司披露的2012年招待費總額約為138億元,而2013年,這一數字同比銳減超過四成。在中央八項規定嚴厲落實後,國內上市公司自2013年起大幅減少了業務招待費用。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從企業經營上講,業務招待費是現代商業公關禮儀的必要開銷,因此中外企業均有,而且企業規模越大越知名,此類開銷規模也會越多。
  咨詢機構中美嘉倫總裁潘朝金則認為,對於上市國企的業務接待費,不能只糾結於其絕對數額,只要成本與收入匹配,就算合理。企業是一個自主經營的主體,大眾關註招待費,更多的是擔心會不會有漏洞,這個是監督、紀檢體系的問題,而不是企業不能自主花費招待費的原因。
  在許多專家看來,上市國企的招待費披露透明度正在不斷提升,但也有“躲貓貓”現象的存在,這也容易滋生腐敗暗流。
  浙江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戴志敏告訴中新網記者,在其看來,要管好上市公司尤其是上市國企手裡的招待費,可以加大審計力度,加強社會監督、輿論監督,但根源上還是要從企業內部管理角度入手。“要杜絕形式主義,改進企業公關接待的水平,改變國企和部門的工作作風,加強自律,減少奢侈浪費。”戴志敏說。
  此外,對於企業招待費透明之路,浙江其實早有實踐。早在四年前,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曾以地方性法規形式要求企業公開業務招待費。《浙江省企業民主管理條例》規定,國有企業、集體企業要公開企業業務招待費使用等情況。(完)  (原標題:浙江上市國企招待費“瘦身” 最多減五成)
創作者介紹

fp26fpzj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